服务热线:400-067-0509

肺癌会传染吗?专家告诉你不会!

肺癌会传染吗?肺癌常见的发病率比价高的一种重大疾病,很多人听到肺癌这个词都吓到魂飞魄散了,因为很多人都认为肺癌会传染的,那肺癌真的会传染吗?
 
  肺癌会传染吗?传染通俗地说就是疾病从一个人的身上通过某种的途径转接到其他人的身上的一过过程。而该过程必须具备以下三条件方可进行,缺一不可。传染源,即是疾病具有传染性;传播途径
 
,即是如空气传播、血液传播等等;易感人群,即是易患病的人群。而就上述的三个必备条件,让我们对肺癌一一进行对号入座,大家就会知道肺癌是否有传染性了。
 
  肺癌会传染吗?咳嗽是最常见的肺癌症状。咯血则最有诊断意义,多为痰中带血丝。凡呼吸道症状超过两周经治不愈,尤其是痰带血、干咳或老年慢性支气管炎病人,近期咳嗽声音或性质改变,要高
 
度警惕肺癌的可能。体检发现胸片异常的,如肺结核痊愈后的纤维增殖性病灶应每年随诊,若病灶增大应进一步排除肺瘢痕癌的可能。反复同一部位发生肺炎,也要警惕肺癌。
 




 
 
  肺癌会传染吗?肿瘤治疗专家指出,肺癌不传染。但是肺癌能扩散,肺癌不但能局部扩散,而且能向旁边的组织扩散,例如肺的外部空间(肋隔)、心膜,还可能向更远的部位扩散,如淋巴腺、肝脏、
 
骨骼、脑部以及肺的另一半。肺癌还可能向肾上腺扩散,肾上腺位于肾的上面,它能产生荷尔蒙。肺癌还可能向旁边的脊髓和脊椎骨扩散。
 
  因此,专家提醒,如果自觉有肺癌的前期症状,应尽早到正规医院检查就医。做到早发现早治疗,避免耽误病情。
 
  2017年11月是第17个“全球肺癌关注月”,这是世界肺癌联盟在2001年11月发起的一项全球性倡议,目的是呼吁世界各国重视肺癌的预防,提高人们对肺癌的防癌、抗癌意识,普及肺癌的规范化诊
 
疗知识。近年来肺癌的治疗突飞猛进,已经从化疗时代迈入了免疫治疗时代,医脉通梳理了近期肺癌的重要研究进展以飨大家,并请指教。
 
  1.ADJUVANT研究:吉非替尼辅助治疗NSCLC患者大有可为
 
  ADJUVANT研究(CTONG1104)是广东省人民医院吴一龙教授牵头、联合全国27家中心共同参加、历时8年完成的大型Ⅲ期随机对照临床研究。II~IIIA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的标准辅助治疗方案是以顺铂为
 
基础的辅助化疗。而ADJUVANT研究在完全切除的II–IIIA(N1–N2)期EGFR突变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中,吉非替尼辅助治疗对比长春瑞滨加顺铂,可以显著改善无病生存。
 
  研究达到了主要研究终点(DFS)。与化疗治疗组相比,接受吉非替尼治疗组患者能够延长DFS期10.7个月(28.7个月对18.0个月),风险比(HR)为0.60,P=0.005,肿瘤复发风险下降40%。3年DFS率也在
 
吉非替尼治疗组得到显著提高(34.0%对27.0%,P=0.013)。
 
  ADJUVANT研究证实吉非替尼辅助治疗可以成为EGFR突变型II~IIIA期NSCLC患者的潜在治疗选择。ADJUVANT研究结果让我们看到了未来 NSCLC 患者术后辅助治疗更多的可能性。
 
  2.FLAURA研究:奥希替尼显著降低脑转移患者进展和死亡风险
 
  FLAURA 是一项随机双盲研究,共纳入来自30个国家的556名既往未接受过任何治疗的局部晚期或转移性EGFR突变阳性的NSCLC患者,2017年ESMO大会上,FLAURA研究结果发布,研究显示,在初治的
 
EGFR-TKI突变阳性晚期NSCLC患者中,奥希替尼显著优于标准EGFR-TKI。既往的基础研究数据显示,奥希替尼可以有效穿透血脑屏障,更好的发挥颅内疗效。
 



 
 
  2017年11月17日,2017年ESMO Asia大会上,FLAURA研究脑转移亚组数据重磅发布,结果显示,奥希替尼相比于标准治疗组,显示出有显著统计意义和临床意义的疗效。显著降低CNS进展和死亡风险
 
(HR=0.48;95%CI:0.26-0.86)。奥希替尼组的CNS ORR显著高于标准治疗组,在CNS全分析集中,ORR分别为66% vs 43%。此外,奥希替尼组发生CNS进展的事件数,显著低于标准治疗组。FLAURA研究脑转
 
移亚组分析显示,奥希替尼对比标准治疗用于EGFR-TKI突变阳性晚期NSCLC一线治疗,可以显著降低CNS进展风险。
 
  3.PACIFIC研究:Durvalumab显著延长局部晚期NSCLC的PFS
 
  PACIFIC研究是一项评估抗PD-1单抗Durvalumab用于局部晚期不可手术切除的NSCLC的随机双盲对照的III期国际多中心临床研究,该试验在 26 个国家/地区的 235 个中心进行,入组 702例患者。研
 
究的主要终点为PFS和OS,次要终点包括 PFS 率与 OS率 、客观缓解率 (ORR) 及缓解持续时间等。
 
  与标准治疗相比,Durvalumab延长无疾病进展生存超过11个月(16.8个月 vs. 5.6个月;HR=0.52;95%CI:0.42-0.65),Durvalumab是第一个在III期NSCLC患者带来PFS显著获益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在WCLC大会上公布了PACIFIC研究中患者的生活质量数据。研究采用EORTC QLQ-C30 v3问卷和QLQ-LC13问卷,评估PACIFIC研究入组患者的总体健康水平/生活质量(QOL)、身体机能和症状。分别在基
 
线,第4周,第8周,第8-48周,每8周评估1次,第48周后,每12周评估1次,直至疾病进展;患者因疾病进展停药后的第30天进行最后一次评估。两组患者的依从性都较好,至第48周时,进行生活质量评
 
价的患者比例>80%。对比两组患者基线的总体健康水平/生活质量(QOL)、身体机能和症状,没有显著统计学差异。
 
  4.ALTER 0303研究:安罗替尼跻身晚期非小细胞肺癌三线治疗
 
  ALTER 0303研究是一项全国多中心、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I期研究,旨在评价安罗替尼作为晚期NSCLC三线治疗的疗效和安全性。研究纳入了437例既往至少接受过两次全身化疗的晚期NSCLC患
 
者,患者随机接受安罗替尼(n=294)或安慰剂(n=143)治疗,直至疾病进展或不可耐受的毒性。
 
  结果显示,ALTER 0303达到了主要终点,安罗替尼组的OS显著长于对照组(9.6个月 vs.6.3个月,p=0.0018),并且在PFS(5.4个月vs.1.4个月,p<0.0001)、ORR(9.2% vs. 0.7%,p<0.0001)和DCR等次
 
要终点上也均显著优于对照组(81.0% vs.37.1%,p<0.0001);安罗替尼显示了良好的安全性,不良事件发生率与对照组相似。
 
  ALTER 0303研究证实,安罗替尼作为晚期NSCLC的三线治疗,能够带来PFS和OS双重获益,应作为重要的三线治疗选择。
 
  最近,宣武医院胸外科张毅团队运用混合现实全息影像技术(MR)为一位左下肺磨玻璃结节患者定位并切除了肺小结节。MR技术在术中的运用让病灶定位和切除更精准。
 
  与常用的3D重建软件相比,MR软件可重建出肺组织及胸、肋骨等结构,并使CTA血管骨骼自动分离、体素自动拆分;动静脉、气管及肺部结节颜色对比度强,辨识度高,能准确定位肺部结节的位置;后
 
期三维体素渲染功能强大,能辨识血管及气管的变异,重建图像边缘光滑;可沿各个方向精确对模型旋转,缩放。
 
  随着医学影像学技术发展,越来越多的肺小结节被发现,其中早期肺癌占到很高比例,借助MR显示的影像学数据让医生得以全面观察病灶细节、深度挖掘影像信息,为患者规划出更加安全合理的手
 
术方案,助力手术完成更精准。
 

 
 
  出国看病不再难
 
  携康长荣,为国内居民提供全面、权威、可靠的出国看病、出国治病、去国外看病、出国就医、去美国看病、去英国看病、去新加坡看病等海外医疗一站式服务。
 
  选择正规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是保障出国看病顺利开展的必然因素。据了解,为了给中国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海外医疗咨询,携康长荣公司医疗顾问表示,在大环境转变下,部分高净值客户对于
 
  轻医疗海外就医情有独钟。日本同样是好选择,日本专业的防癌检查机构拥有世界最高科技水平的癌症检测仪器,确保检查数据的科学性。CT、MRI(核磁共振)等高端医疗器械的人均拥有率在世界前
 
  列。
 
  癌症治疗方面尤为出色,拥有重粒子线放疗、螺旋断层放疗等世界公认的尖端技术和成功率。
 
  携康长荣是最早将国外质子治疗资源引入到国内的海外医疗服务机构,携康长荣公司与美国圣地亚哥质子中心、日本国立癌症中心、德国慕尼黑质子中心等国外一流质子治疗中心都有长期的深入合
 
  作。同时为患者提供的海外就医全程一站式服务,包括病历资料的收集整理、翻译会诊、国外著名医院和医生的预约以及办理医疗签证、住行安排、地接陪同,医疗翻译等等。携康长荣励志给每一
 
  位患者提供最舒心的海外医疗体验。
 

Copyright © 2014-2016 DeDe58. 织梦58 版权所有   ICP备********号

成功案例